我国猪肉可追溯体系“名存实亡” 提升科学养殖水平再上日程
日期:2014-06-09 作者: 来源:中国食品报 浏览:1077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国,猪肉占我国肉类产量的65%。现实中,我国猪肉质量安全状况较差,肉类食品安全事件时有发生,其背后是市场失控、监管失灵、道德缺失现象普遍存在。日前,笔者在四川等多个畜牧大省采访发现,在养殖、屠宰、加工等产业链上多个重要环节上,生猪疫病问题是目前行业面临的最为严峻的挑战之一,而为了应对隐患而建立的可追溯体系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 


疫病“凶猛”散户应对难 

据四川省彭州市金猪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晓城告介绍,饲料用抗生素残留、疫病、瘦肉精添加、注水猪肉等问题是目前生猪养殖、屠宰、加工等产业链各个环节中可能出现的隐患,也容易引起消费者对猪肉产品的消费恐慌。 

多位专业人士表示,在产业链上各环节所存在的各项质量隐患中,生猪疫病问题是行业现在最为严峻的挑战之一。随着养猪规模的快速增长,病毒变异的速度越来越快,除了前几年的猪流感,近年来的口蹄疫、猪瘟等发生频率也不低。 

据介绍,很多重大疫病问题都是由于高密度养猪所造成的。目前大部分养猪场的普遍做法就是数头猪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过密养殖使猪极易得病,同时因为空间狭窄猪缺少运动,猪肉的质量也无法保证。 

随着养猪业的不断发展,规模化、科学化养猪已成为趋势,养猪散户的比例正逐渐缩小,但是仍有相当一部分散户仍在坚持,而高发的疫病正是这一个群体最难应对的问题。四川省彭山县的一家个体养殖户就表示,目前其养殖的生猪存活率大概仅为规模化养殖场的六成左右,极大提高了养殖户的成本。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面对疫病可能带来的质量安全时,监管部门能发挥的作用也很有限。一位专家说,“以前我国猪肉质量监管的体系比较混乱,养殖是由农业部门负责监管,屠宰是由商务部门负责监管,加工后进入市场又是由食药监督部门负责监管。所以当猪肉质量安全事件出现时,每一个部门都会试着把责任推给其他环节,这个时候就需要一套完整的可追溯体系。” 

为了加强对动物疫病防控和畜禽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管,2005年,农业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开始动物标识及疫病可追溯体系建设试点,开始了畜牧业信息化建设的尝试。近年来,北京、上海、广东、重庆、内蒙古等十余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已开展了相关工作。 

四川省动物卫生监督所专家梁文斌介绍说,动物与动物卫生监管信息化是一个涉及动物繁育、饲养、屠宰、加工、流通和贸易等各环节全过程的安全监管系统。基本做法是对动物或畜群进行标识,对有关饲养、加工场所进行登记,通过出具检疫证明监控其流动,在发生疫情或出现食品安全事故时实现及时溯源并迅速处置的目的。 

同时,可追溯管理正逐步成为国际畜产品市场新的技术壁垒,我国从2007年起连续3年,中央一号文件中都明确提出建立动物标识及疫病可追溯体系的要求。 

可追溯体系存在多重问题 

据梁文斌表示,可追溯系统的建立,首先是按区域对农户、规模养殖场的基础信息建立电子档案,制作成统一的基础信息电子表格,由村防疫员(规模场兽医)将其所管辖养殖户、规模养殖场逐户统计,再由各乡镇汇总上报到县,及时准确反映辖区内农户数量、从事养殖农户数量以及饲养畜禽的品种、存栏、出栏、死亡、耳标佩戴等基础信息和生产、防疫信息。 

同时,利用以上信息综合排查,及时准确追查动物及动物产品的产地、饲养者、防检疫责任人以及其流动路线,实现重大动物疫情和畜产品安全事件的快速追踪和责任追究。 

而根据多位权威人士所提供的信息,因为数据库建设滞后,目前我国追溯体制的建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一位专家更是直言称该系统现在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 

可追溯体系现在存在的问题首先是管理体制不顺。据了解,目前各省追溯办所在机构大体是三三制,即1/3在行政、1/3在动物卫生监督机构、1/3在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加之行政、监督、疫控三大机构在追溯方面职责不清,造成管理与实施不够顺畅。 

其次,可追溯体系的运转经费没有立项,各地普遍有意见,加上基建投资分散,难以集中连片全面开展,追溯效果难以显现。另外,目前政府对于耳标、识读器等追溯硬件设备的生产与质量管理缺乏规定,由此造成旧标、假标和低质量标占有相当比重,严重影响识读效果;同时识读器识读效果提升较慢,对静态标识识读效果较好,对动态标识识读效果尚不令人满意。 

而最大的问题,则是数据库建设相对滞后。目前,中央数据库在统计、分析等多方面的软件尚未开发,难以全面展现追溯体系的功能和作用。据相关专家介绍,现在全国已有九成以上的生猪佩戴了电子耳标,然而因为没有相应的数据库,能实现可追溯的还不到三成。 

专家建议提升科学养殖水平 

“要降低疫病所带来的影响,还是要让猪吃得饱、吃得好、吃得卫生,住得快乐、住得舒服,才能从源头上控制猪产品的质量安全。”四川省农业厅一位官员表示,建立可追溯体系的目的是“追踪和追究”,而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提升科学化养殖的水平。 

据了解,已经实现规模化养殖的企业大多数都有完善的消毒系统,猪场大门口处、猪舍门口处都有相应的消毒设施,如车辆消毒池、脚踏消毒池、喷雾消毒室、更衣消毒室(装有紫外线灯)等。而由于生猪对空气质量、温度等要求比人类更高,因此猪舍基本上都装置了空气净化系统、空调,甚至还装有地暖等设备。 

据一位专家介绍,在科学化养殖水平较高的猪场,不仅疫病发生率低,就连猪的气味也能完全控制住,同时降低了愈发严重的养猪场环境污染现象。 

对于如何更好地发挥可追溯体系的应用,多位专家表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加快数据中心建设,确保系统功能到位,抓紧数据中心软硬件招投标工作,尽快完成软件后续开发工作,使其功能尽快全面到位,适应追溯体系建设大发展的要求。 

另外,还要加强耳标发放监管,规范记录记载。专家表示,从河南“瘦肉精”事件中反映出来的买卖检疫证明和耳标行为,充分说明耳标的领用、发放等环节根本不需办理任何手续,从而使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机,所以应当从县级动物卫生监督所申请计划开始,就严格记录、记载。
 
上一篇:四川喜迎第六个粮食丰收年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 请输入计算结果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