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明:带着智障母亲当村官
日期:2014-11-03 作者: 来源:山西新闻网 浏览:1299

   优秀大学生村官、黎城县东黄须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国明,8岁便挑起了家庭重担,成为大学生村官后,他不仅带领乡亲们种植蔬菜,而且继续照顾无法自理的母亲——


  “每个人都有母亲,母亲既然生了我,她就是最大的功臣,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养活母亲,否则自己将会遗臭万年,被人唾弃一世。”大学生村官陈国明日记里写的这句话,表达了他至诚大孝的情怀。

  在黎城县,提起大学生村官陈国明,可谓无人不知。这位命运多舛的28岁青年,不仅要照顾先天性智力残障母亲的生活,更主要的是在8年的大学生村 官生涯里,他带着智障母亲,历经磨难发展蔬菜产业、解决村民就业,为一个穷村带去了致富的希望,使人们看到了一个对母亲大孝,对乡亲奉献的好青年。初秋时 节,我们来到陈国明所任职的东阳关镇东黄须村,在100多亩的蔬菜种植园区,亲身体会了他生活的不易,感受到了他创业的艰辛。

  8岁便挑起家庭重担

  1986年,陈国明出生在黎城县苏家峧村一个十分贫寒的农民家庭。父亲是位老实巴交、体弱多病的农民,母亲患有严重先天性智障,被鉴定为:智力 残疾,一级。陈国明年仅8岁便挑起了照顾母亲和妹妹、洗衣做饭的重担。寒暑假时,他还要下地帮父亲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但无论生活多苦,他的学习成绩一直 名列前茅。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中考时陈国明选择了长治师范。

  然而,就在陈国明上师范不久,父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很快便撒手人寰。为父亲治病,家里又债台高筑。从此,他只能上课学习,下课打工。当别的同 学节假日去街上玩耍聚餐时,他都要到超市或酒店打工。5年里,他每月打工挣600元,除供自己上学外,剩余还要贴补家用。一想到小妹,他鼻子就发酸。为了 减轻他的负担,小妹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每天拉着母亲上街捡废纸、拾酒瓶,每每想到这些,陈国明就一阵阵心痛和内疚。

  2007年毕业时,为了拿到被学校扣留的毕业证和户口簿,他没日没夜地打工挣钱……当偿还了欠学校的1万多元学费,拿到毕业证和户口簿时,他不由潸然泪下。

  办起绿色蔬菜创业示范基地

  2007年盛夏,陈国明通过全省大学生村官选聘考试,到东阳关镇火巷道村担任村委会主任助理。从此,开始了他带着智障母亲当村官的生涯。 2008年,他以高票当选为火巷道村委会副主任。同时,被组织上吸收为共产党员。2010年初春,陈国明担任东黄须村党支部副书记后,利用本村优势,进行 多方考察调研,建议通过流转土地,集中连片发展无公害蔬菜产业。在镇党委、政府的担保下,他主动联合17名大学生村官在县信用联社贷款8万元,租赁12亩 土地,办起了黎城县第一个大学生村官绿色蔬菜创业示范基地。

  创业之初,没有房子,他便在基地附近租赁了一个有3孔窑洞的农家小院;没有车辆和种菜肥料,他把自家的农用手扶拖拉机开来,到附近的养猪场、养 鸡场赊回农家肥。别看陈国明个矮身瘦,但做起事来却是有胆有识。从市场营销到学习技术,从平整土地到肥料购置,从地膜铺设到秧苗栽植,从除草松土到病虫害 防治等,样样在行。在搭建移动大棚时,他们起早贪黑刚干完,一夜狂风就把8个大棚的棚布掀掉了一半,女村官们望着破损的棚布,哭道:“累死累活干了3天, 还不如老天的一阵狂风!”没多久,有13名村官因受不了苦累退出了基地。而农家出生的陈国明和留下的几名村官坚持下来,终于获得了成功。当碧绿的黄瓜挂满 枝头,拳头般大的青椒和鲜红透亮的西红柿令人垂涎欲滴之时,陈国明和他的同伴们,脸上个个挂满了笑容。

  2010年8月,陈国明在县委组织部、镇党委政府和县农业局的扶持下,在全县9个乡镇率先创办了“洪青种植专业合作社”,并筹集资金50余万 元,流转土地95亩,建成了6座日光温室蔬菜大棚,30座简易蔬菜大棚,30亩露地蔬菜,100多亩的蔬菜种植园区日均产量达了1000多公斤,在满足本 县市场需求情况下,还销往长治紫坊菜市场和河北省涉县清漳市场…… “洪青种植专业合作社”还为东黄须村培养了10名技术骨干和5名销售骨干,解决了本村50余名富余劳动力就业。如今,他又在原先任职的火巷道村,搞起了蔬 菜产业。在山西省优秀大学生村干部表彰大会上,陈国明走上主席台接过荣誉证书时,喜极而泣了。

  无微不至地照顾母亲

  更是让笔者感动的是,我们在采访陈国明的3天时间里,真切感受到的他对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

  陈国明的一天,都是从早晨4点多钟开始的。起床就烧火煮饭,帮母亲洗脸、吃饭,然后自己随便吃两口就匆匆赶往蔬菜大棚;5点多钟,他开始将头天 傍晚摘下的新鲜蔬菜装车,开着手扶拖拉机赶往8公里外的县城菜市场;8点30分左右,他赶回村里带着村民给100多亩蔬菜种植园区的蔬菜施肥、浇水;中午 12点,他快步赶回家,给母亲做饭;下午2点一直在大棚里忙活到晚上8点多,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母亲身边;晚上10点左右待母亲睡熟后,他一边在账 上记着雇工当天的工分和当天的收入,一边盘算着明天蔬菜种植园区的事;晚上11点之后,才上床睡觉。

  冬天,娘俩蜗居在看菜的板房,室内温度仅有10多摄氏度,寒气逼人。他怕妈妈受冻,晚上将母亲的双脚紧紧搂在自己的怀里睡觉。夏天,看菜的板房 内温度高达35摄氏度,母亲无法入睡,便嗷嗷大叫。他就用扇子给母亲扇风降温。秋天,野地里的蚊子特别多,为了不影响母亲睡眠,他花了30元给母亲买了一 个单人蚊帐。

  陈国明说:尽管妈妈痴呆,却很爱干净。因此,每过两三天就要给她洗头、洗澡,隔几天还要给她剪指甲,否则她就会不高兴。在陈国明的悉心照料下,母亲每天穿着干净,脸色红润,体型有点微微发福。

  面对眼前的生活,陈国明腼腆地说:“最大的希望是早日与不嫌弃我母亲的小文(化名)结婚。”

  小文是陈国明谈的第5个对象。之前的姑娘们都不能接受他要与母亲一起生活的“先决条件”,陈国明便拒绝继续交往。

  在陈国明蔬菜大棚打工的王阿姨说:“这孩子对他妈的感情太深了。”“有人说我是愚孝,可我是母亲唯一的希望。”陈国明说:“每次看到爱情离我而去,我都心如刀割……”

  “国明,吃午饭了吗?”此时,一位身材苗条、大眼睛、白皮肤、一头乌黑秀发的20多岁姑娘走了进来。她就是小文,是陈国明交往了8个多月的女朋友。

  小文对笔者说:“现在这样有孝心的人已经不多了,一个看重家庭的人一定是个好男人……”
上一篇:省劳模杨荣根带领群众种植蔬菜走上富裕路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 请输入计算结果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