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成鸡事件波及肉鸡产业链 被曝养殖场未受影响
日期:2013-01-27 作者: 来源:中国经营报 浏览:10104

    编者按:从央视报道肉鸡养殖行业违规用药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整个肉鸡产业仍然处于震荡调整之中。但对于民众所关心的最根本的问题:我们经常食用的鸡肉药物残留超标的情况如何?政府机构、养殖企业以及百盛集团等环节都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各方对此都讳莫如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整个产业的监管检测环节都形同虚设?我国相应的畜禽养殖指标体系本就不太健全,却为何又遭遇到地方监管部门和企业的集体消极对待?《中国经营报》记者历时月余调查,力图客观真实地反映这个行业的混乱现状以及监管体系无效的内因。

    山东肉鸡产业冰封背后

    对于养鸡户来说,2013年的元旦相比以往难捱了许多。

    2012年12月18日,央视报道了山东一些养鸡场违规使用抗生素和激素来养殖肉鸡的事件,报道称一些养殖户为了使肉鸡能够快速生长,违规喂食金刚烷胺、利巴韦林等抗病毒药品,40天居然能长到5斤。为了缩短养殖周期,有些养殖户给肉鸡喂食地塞米松等激素类药品,催生肉鸡生长。而养殖户在交给屠宰场之后,还存在由屠宰企业的检测人员来编造养殖记录的现象。

    一时间人们“闻鸡色变”、避之唯恐不及,整个肉鸡产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报道播出20天后,山东当地的养殖户仍对外来打探消息的人怀着警戒心理。而“速生鸡”这个词,尽管有不少专家出来澄清并不准确,但其仍然深深地印在普通消费者的头脑里。

    在恐慌的背后,是我国家禽养殖业尴尬的状态:尽管已经有了不少规模化、比较标准化的养殖户和企业,但是散养户无序、不规范养殖的情况相当普遍,兽药使用不规范、监管缺失。在龙头企业耀眼的光环下,遍布着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肉鸡养殖业冰冻

    1月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山东省滕州市颜楼村的养鸡场发现,大门紧闭,门上贴着封条,上书“滕州畜牧局十二月十九日封”。叫了几次门后,鸡场外一位自称是“看场子的”老大爷说:“老板出事儿了,这里已经不养鸡了。”至于其他事情,“不清楚”。

    而在滕州的级索镇上,则有着被央视报道曝光的盈泰公司的一个规模化养殖场,没有受到事件的影响。从鸡棚的数量判断,养殖能力有几十万只。

    记者继续走访了临沂市沂南县蒲汪镇圣母冢养鸡场,该养鸡场在当地规模颇大,然而记者打听到该养殖场的所有肉鸡已经处理掉了,至于如何处理的并没有人清楚。而整个蒲汪镇已经没有肉鸡养殖户了,一些养殖户已经纷纷改养蛋鸡和鸭子了。

    “邻村的养鸡户被曝光了,上级派人来查了。出事后肉鸡价格肯定要降,风险太大,不敢养了。”在临近高密小迟家庄的大迟家庄村,养殖户王某做出的第一反应是停养。停养的不仅仅是王某一家,记者走访了整个大牟家镇,几个村庄的养鸡户早已只见空空的鸡舍不见鸡。

    “我这一次就进了1000只鸡苗。冬天冷,鸡不好活,少养点。”家住山东省滕州市鲍沟镇的刘大爷用警惕的眼光打量着记者,小心地介绍说。他称,在这个小镇上,只有5家养殖户,每户最多一次养上1万只鸡,那得是在一年中最适宜肉鸡生长的时节,平时几家加起来也就是几千只。

    “三块多一斤的有,两块多一斤的也有。这时就没法和别人讲价了。”山东当地养殖户曾表示,肉食鸡到了该出栏的时候,就必须卖掉,每斤肉食鸡价格在4.5元基本可以保本,但现在平均价格在每斤3元左右。

    事实上,肉鸡产业链各环节价格变化,一般是从鸡肉价格的变动向上游传递,鸡肉价格的高低影响肉鸡养殖户的积极性,肉鸡价格又影响到商品代鸡苗的价格和需求。

    现在许多养殖农户表示,在一段时期内不再考虑养鸡。记者在高密市大牟家镇看到,很多鸡舍都已经空荡荡的,有的鸡舍已经开始进行了拆除,记者随机询问当地的养鸡专业户,当地村民都以该村没有养鸡户作为对外地人的统一答复。

    不过,中金公司农林牧渔研究员袁霏阳认为,短期看,由于受“速成鸡”事件影响使得养殖户近期补栏热情跌至冰点,但这很可能导致后期禽肉供应出现阶段性短缺,从而带动禽苗价格出现报复性反弹。

    事实上,“受伤”的不仅仅是白羽鸡苗的养殖户,其他鸡苗价格也都纷纷大幅跳水。

    “没办法,这些小鸡苗之前卖每羽3元,现在都降到0.1元了,还是没人买。只能焚烧处理!”2012年12月30日,在山东省牟平区一家种鸡场,又一批商品代鸡苗被投放进焚烧炉。而据记者了解,烟台牟平区是一个肉鸡养殖一体化程度很高的地区,且养殖环境和方式都十分规范,而此次所谓的“速成鸡”事件,也让一些行业内比较规范的养殖区域难以幸免。

    近期媒体的连续曝光,迅速将“速成鸡”风波发酵成波及整个白羽肉鸡产业链的灾难。一时间白羽肉鸡及加工产品价格下滑,销量下降。

    记者从招远市东良养殖场等多家单位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商品代鸡苗的价格在“事件”后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处于无人收购的状态,价格由之前的3元左右,直接跌到最低价0.1元左右。大部分生产单位都转为孵化毛蛋(毛蛋为孵化15天左右的种蛋,价格为每枚0.5元)。“但是,毛蛋一下子生产多了销售也会成为问题,所以只能烧掉一部分。”有关人士无奈地表示。

    据鸡苗价格专业网站监测数据,2012年12月17日,山东淄博地区苗鸡价格2.40~2.90元/羽,而到2013年1月20日,淄博地区苗鸡价格仅为0.60~1.30元/羽,跌幅达75%以上。同样,青岛、临沂等地区,苗鸡的价格跌幅也高达66%。

    对于鸡苗下跌的原因,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宫桂芬曾表示,“速成鸡”风波正波及整个白羽鸡的产业链,农户养的白羽鸡,许多屠宰场不敢收,这让农户不敢再买白羽鸡的鸡苗。山东一家种鸡企业,甚至因为鸡苗卖不出去,一下子烧掉了4万套种鸡。

    屠宰企业受损各异

    山东亚太中慧集团在滕州有一家与此次被央视曝光的养殖屠宰企业盈泰公司合作的鸡苗企业——滕州盈慧种禽公司。据公司的员工称,最近一段时间,鸡苗销售量“比以前少”。记者致电亚太中慧集团,对方坚称“公司业务没有受到有关抗生素鸡报道的影响”,但并未给出数据。1月9日,记者从盈泰公司的屠宰厂经过,发现这里已经恢复了生产作业。

    对于甚嚣尘上的“抗生素鸡”说法,盈泰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国内国外都是允许用抗生素的,但是要规范使用。至于所说的用35种药物、变成药鸡就太夸张了,药比饲料贵多了,这种养法可养不起鸡。”

    他还对抗生素残留的检测表示疑问:这要看是检测的哪个部位,如果是肝脏,那么肯定有。盈泰公司的一位销售员表示“对自己公司的产品质量有信心。”前述负责人则表示“合乎标准的鸡还是在收的。”

    盈泰公司常务副总裁王恩军称,这次的报道确实暴露了行业内一直存在的问题。我感觉有些监管部门确实存在监管不力的问题,监管应该加强。“就行业来说,监管部门是否要调整政策,我们不知道。”

    “散养户确实存在问题,这次事件会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我认为一体化养殖还是比公司+农户的模式要好,因为散养户不可控的风险太多。落后到底是技术落后,还是责任心落后,我们没想过还能用违禁药品,我们挺失望的。”王恩军告诉本报记者。

    养殖分散的代价?

    王恩军认为政府还是要鼓励规模化企业发展,取代农户的不规范养殖。老百姓有利益驱动,会使用违禁药品,监管部门在操作过程中有一定难度。“企业运作,就可以查账目,是否进不可以用的东西,操作中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查到,但是散养的农户这些都无法监管。”他说。

    高密市畜牧局工作人员给了记者一份材料,内容是高密市兽医局面对突发状况所采取的一系列政策,记者要求采访畜牧局领导的请求最终遭到拒绝。

    在高密、平度这样靠近胶东的县级市,由于其经济不发达,养殖业很分散。记者实地采访发现,央视所报道的高密市的养殖户在其所在地大牟家镇几乎是仅有的几家之一。

    这种规模化和小散户并存的情况在整个山东地区都存在。业内人士介绍,潍坊、烟台、青岛等地是规模化养殖发展较好的地方,而经济欠发达的临沂、高密等地,则散户较多。

    规模化的养殖场通常是和屠宰厂签有收购合同、或是有固定的客户合作关系,而散户或是和屠宰厂签收购合同,即所谓公司+农户的模式,或是每次出栏时,卖给收鸡的贩子、再由他们转卖给屠宰厂。

    山东临沂市散户养殖的现象尤为突出,在偏远的农村、养殖场极为分散、简陋。而在央视报道抗生素鸡后,这里的许多养殖户已经放弃了肉鸡养殖。

    临沂市沂南县蒲汪镇一位蛋鸡养殖户朱先生告诉记者,一般养殖户会成规模养殖肉鸡、蛋鸡、鸭子三种家禽。他选择养殖下蛋鸡,就是看中了鸡蛋价格稳定,且蛋鸡的鸡蛋和蛋鸡最终都能被销售掉,可以为其带来双份的收入。不过朱先生也坦言,由于蛋鸡的养殖周期长,成本收回时间长,若是中途遭到疫病的影响,还是有可能大幅亏损。

    “十年前养上一、两千只就算养殖大户了,五年前两、三千只是主流。现在我们一般建议每次养四、五千只,因为多了忙不过来,少了不值当。但是在山东,现在的主力户型都在一万只以上。他们属于半标准化养殖。”一位出身于兽医专业、在山东、江苏等地做过多年技术员的业内人士张远(化名)告诉记者。

    张远所谓的“半标准化养殖”是指有看起来统一规整的鸡舍,“一般是用保温板建设的蓝顶铁皮房,很多用到自动加饲料设备、加温设备、通风设备,”其他的和普通养殖也没什么区别。在他看来,国外那种动辄饲养几十万只鸡、温度、湿度、通风、加料、上水,都是由电脑控制的,才能叫做规模化养殖。

    “我了解到的全国情况,规模化养殖场的比例不到20%。”山东寿光鸡宝宝专业合作社的经理赵德峰介绍。他夫妻二人是当地的“养鸡大王”,和鸡打了20多年交道。赵所定义的规模化养殖,是指有标准化的鸡舍、专业设计、专业建筑,机械化+自动化,这样一个养殖场养2万只鸡需要投入至少60~80万元。

    而目前这种分散养殖的局面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监管不力。

    高密市畜牧兽医局告诉记者,兴办养殖场需要办理《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根据《防疫法》和《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的有关规定,养殖场办理《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时应向兽医部门交申请书及相关附属材料,根据《行政许可法》规定时间内经审查合格后发证,不合格的当场说明理由,限期整改,整改合格后发证。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当地农村很多散养户很少有去畜牧局办理合格证的,据当地宣传部门告诉记者,被央视曝光的小池家庄的养殖户并没有办理《合格证》,然而其连续违规养殖三年,当地畜牧局并没有人员进行管理。

    滕州畜牧局则向记者表示,虽然养殖场应该备案,但是他们当地的养殖场并没有都备案,具体数据他们也不掌握。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过于分散的养殖模式,会使养鸡户面对突发性风险时,几乎不具备议价能力,甚至全部亏损的地步,抵御风险能力几乎为零。因此此次养鸡行业亏损将主要集中于农村散养户身上。

 

上一篇:辽宁大码鸡蛋收购价格将小幅下降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 请输入计算结果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